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小师妹生来反骨,全宗门被牵着走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护佑
    “神魔交界处有一虚境,可助我们登神界,小甯且等等,为师收拾下细软便出发。”

    秋晚落魂不守舍得走进青羽殿,下一秒,殿中发出尖锐爆鸣声,那声浪掀开头盖骨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早有预料的宁甯捂紧耳朵,声浪消失后,她轻揉胀痛的耳廓,怏怏不乐得撅着嘴,暗忖,师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谁还不知道啊?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大手覆盖宁甯耳朵,温煦的灵气舒缓胀痛的耳朵,韶玖温柔似水的眼睛像一汪深水,把宁拖拽进去,柔声哄道:“甯儿,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热意由韶玖掌心传递,相贴的肌肤颤栗着,宁甯不自然得撇开脑袋,把沦陷的耳朵拯救出来,声如蚊蝇地说道:“没这么脆弱,不用…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”半天,宁甯也没说出拒绝的话,脸上滚烫的能烧壶水了。

    “甯儿。”

    疏朗有磁性的嗓音仿佛一根尾羽,轻柔撩拨宁甯的心弦,她羞涩又尴尬得拉开距离,小眼神止不住的瞅韶玖,暗忖,他莫不是脑袋被门夹了?不然咋说话粘糊不像样,就像…就像热恋期的……打住,不能想了,再想就乱了。

    宁甯啪啪狂拍脸颊,顶着一张酡红的脸,视线不落在韶玖身上一秒。

    韶玖喉咙里的一声轻笑,仿佛最醇厚的美酒开封,喝酒的,不喝酒的,都能被吸引。

    宁甯犟着脖子,说什么也不肯落下风,但…耳边越发清晰的笑声,让她深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不是,她干嘛上杆子找不自在?有这闲工夫,不如想想夙莯果到手,如何抢救识海里的璇忧,相识一场,不能让璇忧大出血……

    “小甯,走吧!”“两袖清风”的秋晚落掸掸褶皱的衣襟,祭出一方灵舟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,这…路途不远吧?用得着灵舟?很费灵石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得着,先经暗域,再沿着魔界边界,方能到那处虚境,以灵力驱使命剑,不说旁的,撑到虚境后,哪儿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。”云里雾里的宁甯适时打断,挤出甜美的笑容,说道:“师尊,详细介绍就不用了,小甯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她敛下笑意,手肘撞了撞韶玖的腰腹,嘴唇微张,用腹语询问:“不是,那一次不是很快到虚境吗?从衍剑宗出发,这么复杂的?”

    “地域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宁甯顺着他的话点点头,突然耸着肩,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很好,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她噔噔噔跑到秋晚落身侧,扯了扯他的袖子,仗着秋晚落宠溺她,耍无赖耍的得心应手:“师尊,小甯身残志坚…身体羸弱,登不上灵舟,师尊帮帮小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啊,就知道撒娇,要是师尊日后不在,你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师尊乌鸦嘴,乱说什么呢?”宁甯小脸鼓成包子,重重摔开秋晚落的手,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,“师尊,小甯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乖,师尊嘴笨,小甯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甯大度,不生师尊的气。”

    嘻笑打闹的师徒俩插不进寡言的韶玖,他落寞得垂下眼眸,站在宁甯身侧,聆听她欢快的笑声,心中酸楚不假,也知足现在的状态,至少甯儿没有再赶他离开。

    似有所感的秋晚落,瞅了眼安静得韶玖,双手环在胸前,轻轻撞了下宁甯,小声说道:“小甯,还没同他和好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想和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甯,师尊希望你无忧无虑,但这个愿望越来越难以实现,所以师尊只想你能幸福快乐,不要因一时赌气,而做出悔恨终身的事。”

    秋晚落的循循善诱,她左耳进右耳出,全然没放在心上,殊不知她险些言出法随,懊悔终生。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不说了,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灵舟在天际划出一道流光,衍剑宗外的一处山峰,一袭桃色长裙的沧溟嫣然一笑,说道:“丫头,帝尊已恭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粘腻腥臭的鲜血裹满沧溟的手,蜿蜒的血溪从身后流淌过来,数不胜数的妖兽成她手下冤魂,到死都不知如何惹到这魔头。

    瞅了眼餍足得十方鬼幡,厌恶的情绪在沧溟眼中划过,她收好十方鬼幡,悄然消失,徒留一地残骸。

    十日后。

    宁甯成日吐得天昏地暗,不负众望倒下,浑浑噩噩躺在床上,半滴米水都吃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甯,不许任性,吐成这样,我们御剑飞行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一样…yue…早…早点…yue…到达…我…我也不用…yue…吐…吐…yue…yue……”

    胃里翻江倒海,宁甯说不出连贯的话,蔫头耷脑放在韶玖掌心,溢出的泪珠滚进他的掌心,“疼”得他愁眉不展,“甯儿,听话,有我在,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很难受,不想听反驳的话。”

    韶玖噤声,掌中微凉却柔软的脸肉,冲淡一丝他的担忧,平添一丝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黑紫色的天雷劈下,灵舟被天火点燃,顷刻间燃烧到舱里,韶玖拦腰抱起手脚虚软的宁甯,紧紧按进怀里,和秋晚落交换视线,毅然冲出去。

    风暴眼正以极快的速度袭来,他们频率出奇的统一,跳下灵舟,御剑冲出风暴眼。

    暴涨的疾风抽打宁甯的脸颊,她被吹得睁不开眼,闷哼没两秒,脸上的疼消失,她掀开一条眼缝,看到韶玖脸上一道道血痕,伸手想挡住,反被韶玖藏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甯儿,我不疼,听话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韶玖,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几个旋身,他们得以逃脱风暴眼。

    巍峨神圣的大殿中,高座之上的越烛缓缓睁开眼,握住风儿传来的消息,嘴角上扬,清朗的嗓音微微压低,有种蛊惑的味道:“姐姐,我们很快就能见面,你只能是我的,我得不到,谁也别想得到。”

    癫狂的神色在他眼中发酵,任谁见了,不说一句,哪儿来的病娇啊?被他缠上的人,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“阿嚏。”

    宁甯揉着发痒的鼻子,懵懵的,她这是伤寒了?不对啊,晕船不会伤寒吧?

    熙攘的人群被拨开,韶玖熟稔得拿出酸杏子,塞进宁甯的嘴里,“甯儿,衣衫可是单薄?再加一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打探到虚境何时再开启没?”

    “五日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