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我的师妹不可能是傻白甜 > 正文 第155章 第 155 章
    刑春回来查看梅良玉和钟离山的状态,松了口气的同时,又扭头朝山壁上方的火焰看去,开始发愁。

    这鬼东西到底要怎么灭才行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火灭不掉,还吞噬五行之气,他早把人带出去了。

    刑春等五行之气恢复得差不多后,踩着结冰的暗河朝对岸的火焰走去,没能注意到梅良玉轻轻颤动的指尖。

    梅良玉的意识半是混沌,半是清醒,他逐渐能感应到周遭的冷暖和声响,却还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听见刑春唉声叹气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刑春一个人很是孤独,虽然两个好兄弟都躺了,但他还是习惯性跟两人说话,说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梅良玉听得最多的话是:

    “你俩啥时候醒啊?”

    “咱们什么时候能出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后吃烤包子吧。”

    刑春心态倒还行,他大多时间都在研究地形和火焰,等五行之气耗尽后才会回来,三个人挨着过道墙壁排排坐。

    梅良玉在混沌中也能听见许多人的声音。模糊的,遥远的,难以分清,有的像是在疯言疯语,有的又似乎在他记忆中出现过。

    他也听见了虞岁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他常听到的那一声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在梅良玉想要仔细聆听虞岁的声音时,却有更多更杂的声音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像是被无边无际的海水包裹,被风浪推卷着,一会被浪卷着高高荡起,浮出水面呼吸,一会又被巨浪重重拍打回海中,坠落感和海水的压迫令人心慌。

    又一次被海浪卷出水面时,梅良玉看见清幽的水面漂着一只小船,两旁是山石丛林,宽阔的河面有七八只行船,而他看见的是落在队伍最后的一只。

    船尾坐着一名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,他半蹲着,绣着祥云的金色衣摆垂在地面,日光照耀系在他腰间的烈虎玉佩,令其折射出温和莹润的光芒;荡着波纹的水面倒映着少年张扬俊秀的眉眼,面庞虽还有几分稚气,乌黑的眼中却盈满慵懒和矜傲。

    少年握着垂钓的鱼竿往上轻轻一拽,就从水里拉出庞然大物,哗啦的出水声响起,双手被绑的灰衣老者扬首从水中露头,正狼狈不堪地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只露出到胸膛的上半身,下半身还泡在水里,他的五行之气被封,又受了伤,呼吸后甩了甩头,蹲在船尾的少年抬手遮挡他甩出的水珠。

    高天昊面向着船只,仰头满脸水痕,却朝船上的少年笑了声,沙哑着嗓音道:“怎么换你一个小孩来守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百无聊赖道:“因为你现在连小孩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哈哈笑道:“你若是将我体内的五行机关解开,连你娘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挑衅,少年却不中套,只单手撑着下巴,乌黑明亮的眼半眯着打量水中的老者,慢吞吞道:“听我阿娘说,你是鬼道家的人,十三境大师,会的天机术应该挺多吧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说:“你想向我讨教鬼道家的九流术?”

    少年见他神色傲然自得,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天昊道:“你们鬼道家是不是有一天机术,可以将因为神魂受伤而失去的记忆找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种天机术,名叫‘授魂’,鬼道家弃□□,修神魂,无论是要伤害他人的神魂,还是要治愈神魂,找咱们鬼道家准没错。”高天昊咳嗽两声,一边挣扎着绑在手上的绳子,一边看他,“你问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眉头微蹙,似乎在思考别的事情,瞧着还有点不耐烦的凶样:“你作为太渊人,偷闯燕国禁军之地,被护军都尉抓住,以他国细作的罪名押送到遂州,要交给太子审问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听后仍旧是笑呵呵的模样:“你小子倒是挺关心我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是太渊细作,我娘早就杀你了,才不会让你活着到遂州。”少年转动着鱼线轴,让高天昊又落回水里,等一会后又把他重新钓出水面,慢悠悠道,“我娘不杀你,可不代表护军都尉也不杀你,到了太子殿下那,为了陷害六皇子也得杀你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低咳声:“那我还得感谢长公主殿下现在的不杀之恩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得谢我。”少年往前探出身子,盯着高天昊时轻挑下眉,脆脆的少年音,虽没点大人样,会觉稚气,却有一种独属于他的自信和冷静,“你帮我做一件事,我放你平安离开,不管是护军都尉,还是太子殿下都抓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连我娘也抓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并不会小看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孩子,因为他的父母,也因为之前见到了这孩子自己的实力,听完这话后略一思考,问道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说:“六皇子因为神魂受伤失忆了,你跟我去帮他恢复记忆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倒是没有立马答应,而是笑问:“据我所知,你娘既不站太子,也不站六皇子,六皇子失忆的事你去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却道:“我也不站队六皇子,他看起来就傻乎乎的,哪是太子殿下的对手?”

    高天昊:“你夸太子殿下聪明,那是站太子殿下这边了?”

    少年却冷哼声,没有回答,而是不耐烦道:“你去不去?不去就让护军都尉带你去遂州,五行机关封印也解不开,只能等死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抬头看了眼绑着双手的鱼线,这也不是普通的鱼线,他越是挣扎,缠绕得越紧,已经在他手腕勒出不少鲜血淋淋的痕迹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做没把握的事,也坚持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,这事吧,你得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帮六皇子恢复记忆?”高天昊问道。

    少年被他这么一问,神色倒有几分阴郁,愤愤地一拍鱼竿,刚出来没一会的高天昊又掉回了水里,惹得水花四溅,在水下咕噜冒泡,一会后又被拉出来。

    高天昊瞪大了眼,刚想张口骂人,就听那孩子说:“我阿姐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,从来都是开开心心的,没有能让她烦恼超过一天的存在,如今六皇子失忆,我难得见她这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六皇子失忆的事我也有所耳闻,他才十八岁的年纪,就已是阴阳家修为十一境的天纵奇才,若是再给他点时间,就会是整个玄古大陆最年轻的圣者。”高天昊把嘴边的脏话吞回去,感叹道,“你们燕国六皇子,也是十六岁就带兵出征的将才,不仅压退了由南靖留在申北州的叛军,还找回了重伤流落在外的农家圣者,从几家罗刹术士围杀中救下燕满风,让他平安回到王城,六皇子可以说是你们燕国最大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好心提醒你,如今你们燕国,太后执政,却力不从心;燕王昏庸,沉迷美色;世家揽权,到处打压寒门;臣子相斗,半个燕国都被其它五国渗透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皱着眉头道:“你说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高天昊笑道:“我是告诉你,不该管的事就别管,就算你是长公主的孩子也摆平不了,说不定其他人就等着你出错,再借口为难你爹娘。”

    “燕国也不是没有十三境的鬼道家大师,却没人敢给六皇子恢复记忆,你不知道为什么吗?”高天昊面露可惜之色,叹道,“就连你爹娘都不敢出手,你怎么还敢打这主意?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说六皇子傻,他可不傻。”

    少年却嗤笑道:“六皇子把复兴燕国王权几个字明晃晃地写在脸上,才成为那么多人的眼中钉,肉中刺,他不傻谁傻?”

    高天昊被他说得一愣,眼神有些微变化。

    少年站起身,居高临下地盯着被掉在水里的人,说: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——”高天昊还没说完,少年就踩了一脚鱼竿,把人扑通一声放回水里。

    少年算着时间,等得差不多后,才重新把高天昊钓出水面。

    高天昊大口喘气,却忙不迭道:“我答应你!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少年挑眉,语气悠悠道:“你着急了?”

    高天昊甩了甩脸上的河水,仰头朝船上的人看去,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问他:“倒是你,你真敢和他国细作合作吗?”

    少年没答。

    梅良玉却知道。

    他敢。

    因为父亲说过,高天昊是太渊人,却不是太渊的细作,入燕国禁地,是为了找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会影响六国局势和生死的东西。

    高天昊曾和这个孩子相处过半年之久。

    燕国六皇子并非失忆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六皇子神魂受伤,失去行动力,又失去记忆,变得痴傻。曾经的少年英雄,意气风发的少年郎,如今却是个双目懵懂,嘴角淌水,只会朝你傻笑的呆子。

    高天昊在少年的帮助下,从护军都尉手里逃走,来到燕都,乔装打扮后,经过少年给出的暗道指引,每日去见六皇子,帮他治愈神魂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燕都,因为六皇子的事戒备森严,各方势力争斗下,人们都忽略了那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无论是燕国王室、还是世家、抑或被他国渗透的臣子们,都认为长公主的小儿子脾气暴躁,目中无人,不好惹,修行也不专心,什么都看一点,什么都练,对外说他的天赋跟九流哪家都不契合。

    不像他的兄长和阿姐,天赋出众,在阴阳家和兵家都有令人骄傲的成绩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大人们需要戒备的敌人太多,太强,因此才忽略了还未成长的小孩,而少年正是利用这一点,才能悄悄带人去治愈六皇子。

    高天昊最初认为自己这事答应得亏了。

    被抓去遂州,他还有办法逃走,来了燕都,那可就真的不好走了。

    和这孩子呆得久了,高天昊又改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孩子可比外界传得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哪家九流术都爱学一点,但并非学不会,没事的时候就捣鼓他自己的机关骰子。高天昊有次开门,见满地的机关兔子、猫狗、彩凤和喜鹊,他都无处落脚,只能站在门口无奈地喊趴在桌上睡着的人:“小少主,醒醒,该你带路去宫里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才皱着眉头坐起身,满脸没睡好的不耐烦,甩甩衣袖,拉一拉外衣,低头没一会后瞪大了眼,在堆满机关的地面到处找鞋子。

    高天昊答应这个孩子的要求办事,也并非完全是因为怕死,而是想见一见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少年说他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,短时间内回不来。

    高天昊道:“燕国局势如此,你娘和兄姐都在燕都苦撑,他怎么跑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跑了?”少年不满地抬头。

    高天昊道:“他若是在燕国,也没人敢把六皇子伤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想对付六皇子,自然得先想办法把我爹支走了。”少年哼道,“等我爹回来的时候,他们全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也信了这话,才在燕都待了半年之久。

    可在他离开前,少年的父亲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经过四五个月的私下治疗,六皇子的伤势已有好转,期间高天昊来返燕都王宫,几次有惊无险,但他肯定,少年的阿娘发现了他,却睁只眼闭只眼,偶尔还会帮忙掩护。

    直到第五月,六皇子恢复记忆时,燕都传来消息,青阳王爷,南宫家主来了燕都。

    收到消息的第二天,农家圣者燕满风入王宫,寸步不离守着六皇子。

    似乎众人都认为,南宫家主是为了六皇子而来。

    高天昊对少年说:“燕满风虽受伤未愈,但领头做出表率,燕国的其他九流术士也会跟着行动,暂时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少年却皱着眉头道:“他早不来晚不来,偏在六皇子伤势快好的时候来,是不是太巧了?”

    高天昊道:“南宫明此人心机城府深不可测,燕国变成这样,南宫家功不可没,他此行前来肯定是抱有某种目的。”

    他本是个不关心六国纷争,只专注异火秘密的散人,却在和少年相处的时间里,从散人变作了谋士。

    高天昊安慰道:“有燕满风在,只要对方来的不是圣者,便不会有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对面,单手支着脑袋,垂眸观察棋盘的少年听后,却抬眼朝高天昊看去,低声说:“燕满风怕他。”

    燕满风前半生顺风顺水,遇见南宫明后,人生便只有一个“输”字。

    不是一次两次,而是次次皆是。

    燕满风谨慎、强大,可越是这样的人,在经历过数次失败,知晓对手的强大时,会变得越来越谨慎,越来越犹豫,总是回想对手的强大,难以寻出错处,找到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南宫明总会在对方刚刚建立信心时,再次给予打击,告诉你,你又一次猜错了,你又一次失败了,你在我这里,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燕满风行动速度如此之快,是因为他害怕。

    高天昊事后回想,觉得少年这么说也没错。

    像南宫明这样的人,世上没几个不怕他的。

    “若是息壤还在他这,他也不用这么怕南宫明。”高天昊叹道,“听说南宫明的女儿是个平术之人,燕国去了那么多想要夺回息壤的人,怎么全都失败了?”

    “去的人越多,南宫明越开心。”少年皱着眉头,将棋盘上的棋子全数收回。

    高天昊又看着他道:“你这个年纪能想到这些,可千万别让别人知道,不然你可就是下一个六皇子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没答,他当时似乎在沉思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青阳南宫家主,对燕国许多人来说,确实是如噩梦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到燕都,入王宫,仅远远见过六皇子一面,便发现有人偷偷医治六皇子的事。

    而南宫明在燕都,等于半个燕国的王。

    少年在南宫明下令搜查王都的前一天晚上,就将高天昊送出了燕都。

    突然就要走了,高天昊还愣了下,他要等的人还没回来,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,否则被牵扯进六国纷争的麻烦里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星夜灿烂,郊外山野绿幽,少年给他指了暗道的路,说:“你走吧,剩下的我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说:“你父亲还是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却一脸无所谓道:“他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回来后,我会转告他,也会让他跟你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惊讶道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总是打听我爹的事,很难不知道啊。”少年摆摆手,先一步转身离去,“这法阵入口一刻钟后就会消失,你抓紧时间,以后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高天昊喊道:“你不给我留点盘缠吗?!”

    少年头也没回道:“我娘扣了我零花钱,我都缺钱花呢,你想办法自己赚啊!”

    高天昊气得想把天上看戏的星星都给打下来,他站在法阵入口前等了许久,在法阵快要消失时,还是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高天昊这生只后悔这一件事。

    后悔那天晚上他离开了燕都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在太乙再次看见少年时,高天昊不由驻足恍惚片刻。

    他想,若是那天晚上他没走,而是留在了燕都,那很多事都会不一样吧。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